google封鎖華為,訪歷史學家王賡武:南洋華僑史及海外華僑華人

麥丁網 2019-07-11 07:39 閱讀77次

  南洋華僑史及海外華僑華人研究——訪著名歷史學家、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主席王賡武

   王賡武,澳大利亞籍著名華裔歷史學家,現為新加坡國立大學特級教授、東亞研究所主席。其祖籍江蘇泰州,1930年出生于荷屬東印度(今印尼)泗水,南京中央大學肄業,1955年獲新加坡馬來亞大學歷史學碩士學位,1957年獲英國倫敦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后進入馬來亞大學任教,曾任該校文學院院長,1968年任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遠東歷史系主任與太平洋研究院院長,1986年任香港大學校長,1997年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2007年至今擔任東亞研究所主席。其主要著作有《中國與東南亞:神話、威脅和文化》(1999)、《海外華人:從土地束縛到爭取自治》(2000)、《1800年以來的中英碰撞:戰爭、貿易、科學及治理》(2003)、《更新中國:國家與新全球史》(2013)、《另一個中國周期:致力于改革》(2014)、《天下華人》(2016)等。

  (本文作者張梅系中央統戰部培訓中心副教授,中國與全球化智庫華僑華人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王賡武曾被新加坡前總統納丹稱為“新加坡國寶級學者”(事實上他是澳大利亞國籍),是名聞世界的華裔史學大家,是公認的“海外華人研究”奠基人之一,曾獲頒大英帝國司令勛章(CBE),當選為澳大利亞人文科學院院士、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名譽院士等,榮膺福岡亞洲文化獎、第四屆世界中國學貢獻獎等獎項。王教授曾在世界多地生活,懷抱一顆“天下華人心”,他所使用的“Chinese Overseas” (海外華人)概念,如今已為海內外學界所通用。

  因在墨爾本參加“世界海外華人研究學會”主題年會,我與王教授不期而遇。現年89歲的王賡武教授滿頭銀發、腰板挺直、笑聲朗朗。雖身居海外多年,王教授依然說著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我們的訪談就從他研究華僑華人的緣起開始。

  緣起:“南洋華僑”命運的選擇

  張梅:作為華僑華人和海外中國問題研究的大師,您多年來一直關注華僑華人和中國問題,出版了多部有重要影響的研究專著,在國際學術界產生了廣泛的反響。能否請您談談,最初是怎樣的機緣,觸發了您對華僑華人的研究興趣?

  王賡武:我其實本來并不是研究華僑華人問題的。我學的是歷史,所關心的基本上也是歷史問題。但是因為我生長在南洋——出生在印尼,長在馬來西亞,讀書也是在那個地方,工作也是在新加坡的馬來亞大學。正好我去馬來亞大學任教時,整個東南亞的局面非常復雜,可以說是一種巨變——從殖民地成為新興的民族國家,都要建立自己的政權。在這種情況之下,過去那種“南洋華僑”的概念已經失去了原來的意義。因為所有在東南亞的華僑都要有所選擇:你到底是要回中國去,還是要留在這些南洋國家?

  這和殖民地時期的情況還是很不一樣的。殖民地的華僑無所謂國籍問題,因為你入不了英法或荷蘭國籍,所以大家還是中國人。之所以稱之為“華僑”,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別的國籍。但是二戰之后,殖民地變成了新興的民族國家,那么它就要求這些海外過來的人,不管是華人也好,印度人也好,都要有所選擇——是留在本地幫助當地的國民,還是要維持你的僑民身份?當時大部分華僑都要考慮自己如何選擇。有的國家會給你一段時間考慮,有的國家就要你立刻做出選擇。

  在我看來,這是當時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涉及幾百萬人,幾乎每一個華僑家庭,都要考慮去留。部分華僑自愿入了籍,因為有家人的問題或其他原因。而有些華僑被人家趕走了,因為你根本留不下,當地不要你。當時有各種理由,例如說你身份不對,或者用其他的說辭把你趕走。所以,有些華僑是沒有選擇的。但選擇回國的還是少數,因為大部分華僑的財產、工作、生活習慣都已經本地化了。在那種情況之下,我到馬來亞大學去工作,就不得不關注這個問題,并且思考該如何解決才好。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緣由,那就是我們二戰以前的觀念,都視南洋華僑為中國人,都是差不多的,甚至是一樣的,我開始注意到不是那么簡單。事實上,各地華僑大不相同,不僅不同殖民地的華僑情況不同、環境不同,而且他們的生存經驗也很不相同。他們有著不同的背景,分別來自不同的省份,當然大部分人是來自廣東、福建兩省,可是廣西等地的也有。即便都是從中國來的人,如果他們待了兩三代或者三四代以后,就會有很大的變化。例如廣東人到越南、馬來西亞,過了一兩代之后,就有不少差異。而且即使是來自同一個家鄉的人,其風俗習慣、語言甚至教育背景都會變得很不一樣。這一點也使得我對華僑華人問題特別有興趣。

  “南洋華僑”生存策略探究   

上一篇:掃黑除惡手機版,上音原創音樂劇《春上海1949》建組啟動 國慶期間或能公演
下一篇:落戶新政北京,國青男籃經歷的11次大考 從世界第7到歷史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