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掃黑除惡網,媒體評觀察類真人秀:社會價值的情感表達

麥丁網 2019-07-12 05:15 閱讀75次

  【文藝觀潮】

  近年來,觀察類的節目形式,成為綜藝創作的一種趨勢,受到越來越多創作者的追捧和觀眾的喜愛。《心動的信號》《我家那小子》《妻子的浪漫旅行》等,或探討戀愛之道,或聚焦單身青年,或觀察婚姻樣本,通過設置各種熱點話題,引發社會輿論熱議,市場表現甚至和音樂選秀類、戶外競技類綜藝節目不相上下。為何觀察類真人秀能在競爭激烈的綜藝市場脫穎而出,迎來爆發式增長?觀眾在看這類節目時,到底“觀察”的是什么?當題材扎堆、類型跟風的苗頭出現,這個年輕的節目類型應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這些問題值得業界思考。

  代入式觀察——

  重新審視熟悉生活

  觀察類真人秀的出現發展,是一個階段性的過程。2014年前后,真人秀以游戲類和挑戰類為主。觀眾以旁觀者的視角,觀察嘉賓在特定情境下的類真實狀態。這一階段節目的特征包括情境上是節目組指定背景環境、關系上以陌生人視角為主、技術上采取攝影師跟拍取景,即所謂一元線性的“旁觀式觀察”。直到2017年,《中餐廳》《親愛的客棧》等慢綜藝出現,在關系和技術層面將觀察類真人秀推進到新的階段——人物關系由陌生人變成同學、情侶之類的熟人,技術上以裝置攝像頭為主,攝影師的角色退居到媒介技術之后。

  近兩年涌現的《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閨女》《妻子的浪漫旅行》等,則引入親屬“觀察員”的視角,形成“代入式觀察”的新模式。在技術上,演播室與日常生活情境空間并行,演播室中的親屬觀察員觀察嘉賓,觀眾同時觀看親屬觀察員和嘉賓的表現,還可以獲得親屬觀察嘉賓的“第三種視角”。比如,《我家那小子》的嘉賓和他們的親屬被安置在不同的時間段、不同的節目情境中出場。“兒子”的角色在日常生活情境中展現自身的想法、思考、行為;“母親”角色作為觀察員,在演播室的情境中觀看“兒子”在日常生活情境中的行為,并在適當的切入點打斷視頻播放,嵌入點評或討論;有時屏幕上還會出現“兒子”的生活視頻與“母親”的觀看點評在同一畫面中的情況,這意味著節目在保持傳統家庭層級和關系網絡的對話模式之外,正在促成一種平等交流的狀態。這種設置讓觀眾從關系中抽身出來,對他人在公共場合與私人場域行為細致觀察,反思既有的關系模式,從而增進家庭成員之間的相互理解,并在曾經有異議的問題上達成和解。

  點燃情感共鳴——

  從角色認知到價值認同

  近期涌現的觀察類真人秀往往采取情節敘事的方式,帶人們進入媒介敘事的世界中。這種體驗整合了注意、情感和意象的獨特心理過程,將敘事世界的態度和情感帶回現實世界,進而對人們的現實態度產生影響。觀眾在觀看真人秀敘事的過程中,第一人稱的故事情節所構建的虛擬情境,與現實生活中的相關體驗相融合,形成了虛擬的記憶,又獲得了真實的體驗。具體的個人體驗與數字世界的符碼相互交織,生成了具有沉浸感和在場感的新的情感世界。

  如果觀眾與真人秀嘉賓擁有相似的知識背景、生活經歷,更容易引發共情。比如《我家那小子》對陳學冬的單親家庭、武大靖的運動員訓練經歷進行背景鋪墊,使之后節目對他們行事態度、人生抉擇、代際溝通模式的呈現,變得更有意義。陳學冬勇于追求挑戰、武大靖為母親過生日等情節,就更易打動觀眾。

  根據社會認知理論的觀點,如果觀眾對真人秀嘉賓的喜愛程度越高,就越傾向于認同他的態度,甚至接受和模仿他的行為,將視覺表象轉化為心理意向。互聯網的無限連接和網絡工具的賦能賦權,使單一的個體聚集起相當大的社會力量。如果能將這些力量用于社會價值和社會功能的構建,就容易形成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效應。在《我家那閨女》中,嘉賓焦俊艷和Papi醬都因作品、角色受到觀眾喜愛。二人積極的生活態度以及敢于擁有“非標準幸福”的姿態,對當代青年人樹立健康的人生觀、婚戀觀具有借鑒意義。

  沉浸式記錄——

  呈現生活自然狀態

  觀察類真人秀大多用觀察攝像機記錄自然狀態下發生的真實故事和事件。這種流行文化的日常生活化,使節目不僅成為社會大眾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成為協調個人與社會關系的基本中介,同時成為大眾實現個人社會化和社會整合的重要環節。

上一篇:谷歌服務在國內不能用,長沙情感挽回價格是多少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