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蔡永強,靜安率先招聘"兩新"黨建樓宇工作者 十年回訪:他們還好嗎?

麥丁網 2019-06-17 12:13 閱讀168次

  【新聞背景】

  截至目前,靜安區已經建立了一支目前在編94名的“兩新”組織專職黨群工作者隊伍。其中樓宇專職黨群工作者84名,社會組織專職黨群工作者10名,35歲以下的占44%,本科以上學歷占45%,擁有政工師或社工師相關職稱的占41%。還制定了《靜安區基層黨務工作者隊伍職業化建設方案》,黨群工作者的專業能力和職業素養進一步提升,黨群工作者隊伍的戰斗力不斷增強。

  2004年,靜安區委組織部在本市率先向社會公開招聘樓宇工作者,本報曾在頭版頭條報道這則新聞,引起社會強烈反響,最終從全市17個區的233名應聘者中選拔了53人,組建了首批樓宇工作者隊伍。

  10年過去了,昔日的樓宇工作者今天還好嗎?有多少“新生代”加入這個群體?為此,記者采訪了部分新老樓宇工作者。

  組織白領交友活動

  人物 田為順(靜安區第一批“兩新”組織專職黨群工作者)

  2004年5月報紙刊登的一則消息,如同一塊巨大的磁鐵吸引了我,由靜安區委組織部向社會公開招聘樓宇工作者,我毅然放棄了企業中層干部崗位,投身于“兩新”黨建。

  在樓宇黨建的初創期,非公企業對樓宇黨建不理解,我們熬過了“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事難做”的艱難期。回顧十年“兩新”黨建歷程,我最大的體會是:“服務傳遞關愛”,為企業、為員工解難事,辦實事、做好事,是打開“兩新”黨建局面的金鑰匙。我曾組織“緣夢之夜,牽手南西”白領交友活動,當場7對牽手,1對已結婚生子。10年里我結交了很多朋友,積累了3本名片簿,每張名片后面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我們付出的是辛勤汗水,收獲的是“兩新”企業和員工的信任。

  建立樓宇立體服務站

  人物 肖素華(靜安區第一批“兩新”組織專職黨群工作者)

  我原來在上海工具公司從事紀檢監察工作,2004年由于國有企業改制,應聘到靜安區從事商務樓宇黨建工作。10年前,在我剛剛進入商務樓宇工作的時候,樓宇“兩新”企業中沒有一家黨組織,在無上級黨組織、沒有行政支撐的非公企業開展黨建工作,真的很難。2005年5月,凱迪克大廈入駐企業中一位女性白領中層干部因憂郁癥跳樓自殺。這件事引起了我們的重視,我們感受到,無論現代傳媒如何發達,都不能忽視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溝通,用真情感動人,應成為新時期黨組織開展思想政治工作的有效手段。

  來自河南農村的員工小徐,5歲時父親車禍去世,依靠助學貸款完成了省重點大學學業。2007年,正當他母親住院手術時,公司卻無正當理由解除合同,舉目無親的他,郁悶之下萌發了報復老板的想法。我了解這一情況后,一方面對他進行心理疏導,穩定情緒;另一方面與企業協商,要求企業依法補償。同時,我們與一家外資企業聯系,幫助他重新走上了工作崗位。幾周后,小徐拿到了7200元補償款。現在他已在職讀研究生,并成為了新的工作單位的業務骨干。

  2010年,以凱迪克大廈為試點,我們建立了全市第一個樓宇立體服務站,引入了白領午餐、天天果園、郵政快遞、正章洗衣、心理咨詢等21項公共服務產品,為白領員工從工作到生活提供“一站式”配套服務。這些服務不僅在凱迪克大廈,而且已經輻射到附近的樓宇,企業、社區等共計7萬多人次。

  最初樓宇內非公企業黨員不敢亮身份,到現在爭著亮身份,特別是在企業招錄員工時,黨員優先,這也是10年來黨建工作有效性的表現。

  成功化解勞資糾紛

  人物 曹越杰 (靜安區第13批“兩新”組織專職黨群工作者)

  我原是一名外企白領,從白領到黨員,再到一名專職黨群工作者,這段經歷改變了我的人生。

  在我過去上班的樓里,經常會看到一位女同志的身影,出于好奇,我與她交談起來,才知道她是樓宇負責“兩新”組織黨務工作的。熟悉之后,我開始參加黨組織牽頭舉辦的各種活動。后來,我光榮地成為一名黨員,又當選了“兩新”組織的黨代表,覺得我有義務也有責任要為老百姓多做事,做實事。2013年,這個愿望終于如愿以償。

  “盡可能地站在‘兩新’業主和員工的立場上換位思考”是我工作的座右銘。記得有一家企業和員工發生了勞資糾紛,已經發展到了去人保局勞動仲裁的局面,得知這個消息后,我第一時間趕到了解情況,多次和企業老總及員工單獨溝通后,幫助他們安排時間面對面坐下來談,最終大家都退一步握手言和,成功地化解了一次勞資糾紛。

  因為有“兩新”黨建,我的人生從一杯淡而無味的白開水,變成了一杯濃烈而又醇香的自制咖啡。

上一篇:起點中文網被約談,太湖研究院和上海水務局科技委聯合舉辦太湖流
下一篇:極限挑戰最有孫紅雷,把基層黨組織打造成堅強戰斗堡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