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被谷歌禁止,百合網慕巖:為什么市場上大多數社交產品都半

麥丁網 2019-06-17 10:16 閱讀84次

人其實是生活在已有的社會關系當中,只會分出一小部分時間去搞陌生人社交,所以對創業者來說,只能搶用戶這么少的一點時間。

對于中國的陌生人社交市場,慕巖算得上一位很有發言權的人:十年前,他參與創辦了今日知名的婚戀社交網站百合網;而最近,他又在打磨一款做陌生人社交的新產品,想要“俘獲”18歲—25歲的年輕人群。

慕巖在第13期北京站的小飯桌創業課堂上,分享了十年間,百合網從被扣“一夜情”帽子發展到線上線下婚戀平臺的過程。社交平臺如何實現免費?陌生人社交是否還有前景?

2005年,正是互聯網泡沫的回暖期,百合網拿到200萬美金投資。慕巖信心滿滿的招聘啟事,但應聘者寥寥無幾。因為在當時,大家認為“網絡交友”是專門搞“一夜情”的公司。而且百合網開始像美國網站一樣向用戶收費,結果很慘,因為這個市場還沒有被教育出來。

百合網后來的發展印證了雷軍說過的一句話,有些事靠命,命到那個份上,遠遠超越你的努力所能達到的。

2010年,百合網被“非誠勿擾”這塊大餡餅砸中。主流媒體開始宣傳,相親并非是件可恥的事情,流量增長很多。

再后來,百合網宣布免費。但其實免費模式很難,營銷費用高,用戶的需求不僅限于交友,他們要找的是結婚對象,交易感更強,用戶滿意度很難提升。雖然本質上婚戀網站可以被理解為一個電商網站,它賣的是單身、想結婚的人。但和電商又不一樣,你在網上買個充電寶,至少充電寶不會對你不滿意。

于是百合網開始做線下服務,從2007年開始,8年時間,在130個城市建立紅娘服務中心,慢慢把網絡交易型的商業模式轉成線下服務型,這些線下服務可以收取人工費,這時線上交易就可以免費了。

但現在為什么大部分社交產品都半死不活呢?因為社交不是剛需。

慕巖的團隊在進行市場調研時發現,無論是學生還是剛開始工作幾年的白領,他們大量社交時間都會消耗在熟人社交上,直接用陌生交友軟件的不多。以杭州和上海為例,這兩個城市里30%的人對陌生社交有興趣,70%的人沒興趣,大家強調生活品質,更喜歡比較有格調的事。

大部分的社交動力都是在于結識異性,還有一部分可能是為了個人生存和發展,比如職場社交;其它的比如興趣類用的更少。你看很長時間不接觸異性很難受,很長時間職位得不到提升你很難受,但很長時間沒打臺球就無所謂,社交就是這樣一個節奏。

而陌陌的成功在于它趕上了智能手機的首班車,當時沒有太多社交工具,大家覺得很新鮮。唐巖模擬了一個經典場景,就是姑娘站成一排,然后你喜歡哪個就可以直接跟她聊,當然姑娘有可能不理你,這是一種現實場景轉換。大部分人盼望有這么一種機會,忽然間通過陌陌實現了,成功的對用戶已有的某種行為進行了轉換。

另外,“抱抱”在年輕人里面也比較流行,他切入從“求安慰”這個有趣的點切入,比如我今天睡不著、肚子疼,在朋友圈發顯得自己很虛弱,但抱抱就可以幫你強化這種情緒。

當天,在創業課堂上,桌友總結了以下幾類社交應用:

相親類社交App:互聯網包辦婚姻

這些紅娘、父母幫你相親的App,好像在創造一種移動互聯網包辦婚姻狀態,我覺得都不會長,因為把這件事情的過程搞復雜了,用戶一生就用一次,這導致營銷成本會很高,你必須要融到很多錢,首先這就不太容易。而且這件事本質上是交易,越創新離交易越遠,越難籌到錢。

垂直類社交App:很多小眾需求形不成市場

空間特別小眾的人通過線上交流的欲望其實不大。比如你把社交也當成一個市場空間,首先要買賣雙方數量大;其次要在傳統的交流方式中,兩邊存在嚴重的信息不對稱,必須要通過網絡的方式打破這種信息不對稱。比如有人做旅游結伴類應用,大部分人旅游要么就自己,要么一些特別文藝的人會去尋找孤獨行走在祖國大地上的感覺,還有一些人就是跟朋友去玩。很少有人說我在網上找個陌生人一起,這個需求特別小,最后造成營銷也很難。

女同社交App:很難做到獨立發展

第一,Gay 的群體數量要遠超于拉拉;第二,男人是捕獵動物,gay兩邊都是高需求,拉拉不一樣;第三,Gay 有高頻次的社交行為,女性關系相對穩定,活躍度也會相對低。

以下是慕言現場演講全文,經鈦媒體編輯:

上一篇:人工智能和金融領域,英國一交友網站規則奇特 語法太差者或被除名
下一篇:長三角區域政策發展規劃,婚外情交友網站的騙局,千萬不要再傻下去了